您当前所在位置:十大网上信誉赌场 > 十大网上信誉赌场 >

互助平台关停,我该作何选择?

这是 陈铜的铜学会 第131篇 原创文章

近期,保险相关领域有一个大新闻。

2016年上线运营的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是国内最早一批成立的网络互助社群之一,在整个互联网互助机构中排名前三。

然而在前几天,这两家却相继发布了关停公告。

3月24日晚6点,轻松互助正式关停,

3月31日晚6点,水滴互助也将关停。

关停,是不是意味着自此就不能申请互助金了?

对此,两家机构都做出了相关说明。

其中水滴互助表示,对于发生在3月31日18点前确诊为大病的会员,自确诊日起180天内依然可以发起申请,将由平台提供赔付。

并且还宣布:通过保险来替代原先的互助计划,用一年期的最高保额50万的健康险(水滴健康保)来为大家持续提供保障,而且保费由平台来承担。

我很钦佩这样的处理措施,非常合理且严谨。

既考虑到所有参与互助计划的人的实际需求,

也对留在账户里的余额进行退返等操作。

但是,大家可能更关注的是:

为什么会关停呢?

这个发展趋势意味着中国未来的互助的机构会有什么变化呢?

互助和商业保险公司有什么区别?

曾经网络上还有一种声音:

是不是商业保险公司认为互助平台对他们构成了市场竞争,采取了一些什么影响力倒逼着互助平台关停的吗?

到底互助平台和商业保险公司有什么区别?

水滴互助公告显示,

其近5年帮助了21000多个家庭。

可是大家知道吗?

仅过去一年保险业就赔付了6100多亿人民币。

这背后又是多少家庭。

由此可见,互助平台和保险行业之间对社会、对人民的帮助,差别还是非常大的。所以也不存在互助平台影响到保险公司市场的这种说法。

在很早之前我就有讲过,

互助、互筹这一类行为跟保险是有根本区别的。

曾经的“相互保”,因涉嫌违规被银保监会责令停售,最后更名为“相互宝”。

一字之差,

却也说明了互助跟保险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

互助、互筹是一个互相帮助的互助行为。

互助行为有非常多主观前提,而不是客观前提。

一个人得病了、被车撞了,这叫客观前提。它是讨论保险和互助的先决条件,没发生这个事儿,那就得不到赔付,也得不到别人的帮助。

但是主观前提是什么呢?

互助里的主观前提是:别人或机构认为我们应当得到帮助,这是一个主观判断。

所以很多互助机构都有类似陪审团这种用来决定要不要给钱的这样一个机制。

这样相对比较合理,甚至这个过程中还涉及到一些审查,这个人值不值得或应不应该得到互助。

这跟保险的主观前提差别就很大了。

保险的主观前提是:你的保险投保是合理的,健康告知是清晰的、真实的,这个风险的发生不是恶意骗保等等。

举个例子:

我买了保险,在赔付的过程中,关于是不是有钱人,是不是需要这笔钱,这些问题是不用额外讨论的。因为只要按合同执行,该给我就得给我。

但在互助中(互助的种类有很多),我看到有些平台虽然在提出申请时并不需要提供相关的家庭财务信息,但在调查中,却需要核查成员的商业保险投保理赔情况。

不免让人担忧,

我有了商业险理赔,会影响互助金的申请吗?

在有些特殊案例中“陪审主观判断”有主导作用。

例如,相互宝的陪审团08期陪审案件。

申请人的父亲因深度昏迷使用呼吸机,第一次使用时长27小时10分钟,医生建议尝试拔管,但拔管失败,经过50分钟的拔管、插管操作后,第二次使用时长69小时。两次累计使用达到了96小时。

调查员认为,第一次未达到深度昏迷状态,第二次虽达属于深度昏迷,但持续使用呼吸机的时间未达到96小时及以上标准,不符合深度昏迷的互助条款约定,予以拒付。

申请人提出异议,案件进入赔审阶段。

在赔审团给出的观点中,

患者因“抽烟史:日均25支”、“喝酒史:日均600ml,酒龄40年”,被大家认为个人习惯不好,推测家庭情况不错,不值得大众买单等等表达。最终案件拒付。

这样的审判方式与保险行业已经较为成熟的投诉渠道、起诉流程有较大区别。

另一方面,从运营上来看,

互助机构的严谨性以及被监管、被审查的透明度,显然不如那些目前已经上市了的、要公开披露年报的保险公司清晰。

从某平台公开的均摊数据显示,

结余的金额与所需汇聚的金额相差甚远,

每次临时“汇聚”,也是不太让人放心。

这与保险业必须把风险偿付责任准备金都提前准备好也有巨大区别。

为什么会关停

我们从一些文章资料中听闻,很多互助机构都是在亏损经营。

这也能想象,它毕竟是一个非盈利机构,仅仅靠收取低比例管理费来维持正常运营,同时还承担一些案件调查审核、诉讼仲裁公正等费用支出。

如果持续亏损,它就没办法提供持续的服务,更没有办法持续提供更好的、不断提升的服务。

这也是互助这种公益机构和保险公司这种商业机构的本质区别。

商业机构花钱多,服务也会更好,自我竞争意识强。所以不用去对比互助机构里谁的服务好,但在商业机构,服务肯定有高低好坏之分。

从2016年4月的轻松互助、5月的水滴互助,到后来陆陆续续出了这么多的互助的品牌和机构,对大家来讲也是一种新的尝试,毕竟帮助了那么多家庭。

它是有社会实际意义的,这一点是我们必须要承认。但是它引发的一些混乱也是存在的。

我曾帮助过我们外地机构的一个员工和他的消费者投诉某个互助平台。因为互助平台当时不能把钱直接打给互助金申请人的账户,而是转给一个类似于监管资金的中介机构,但这个中介机构迟迟不给这个患者,报销了第一笔后就不报了。他们后来上门去追讨,可是对方就不开门,隔着门就不让他们进来拿钱。

这个是我经历过的真实事件。

但这不是互助平台的问题,而是整个流程还不够完善的问题。

当它还不能成为一个非常完善的、法规监管下的机构时,这些问题都会出现。

保险业也是一步一步从相对管理不那么完善走到今天的,一切事物都有发展的过程。

所以在我心目中,互助机构逐步关停,我是觉得蛮惋惜的。

我依然认为互助平台有它相应的社会价值地位,希望它能有更好的发展,并不希望它关停。

就像我认为即便商业保险大部分功能可以覆盖社会保险,我也不希望社会保险取消,因为它能帮助到很多人。

甚至于就算我用不上互助,我也愿意参与进来,可以帮助别人挺好的,比我捐慈善基金更清晰,我希望它存在。

但是从风险保障的机制来讲,

我认为它还远远不值得依靠和依赖。

当然机制能不能足够完善呢?这还有待观察。

如果互助的整个管理和运营机制需要更高的人力成本、监管的成本,那我觉得,还不如就改成保险呢。

因为理论上讲,互助也需要大家投入资金。

也许将来会有一些新的机制介于互助与保险之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从实际发展来看,这个界限会越来越鲜明。

互助就是互助,保险就是保险。

互助机制不够完善,它的问题就会依然存在。

一些建议和发展趋势的见解

建议大家把它当成一个献爱心的平台就好,

指望它来做你的风险的屏障和依赖,意义不大。

保险的目标就是把风险管理处理好。

那就必须实现对消费者的承诺,所以这个区分会越来越明显。

我希望消费者们、从业者们对不同的平台和机构的运营机制和功能,也能认知的越来越深刻。

我也相信,

近一段时间内互助会暂时的下降、萎缩、减小,未来长时间可能还会再上升。

而保险业在未来的近期可能会迎来非常大的、更加专业化管理的、在形式、运营流程上的变化。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毕竟保险业对国家和每个家庭的重要性,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

如何能够运营得让大家更加放心,纠纷诉讼能够处理的更加透明,更合理,这是我们所期待的。